? ?? ? (二) “是这里吧!”我指着门问。 “是的,医生,夫人在里面等您。”佣人对我说道。 我的病人是个阔太太,不知道什麽原因,她每天都会出现幻觉,她的丈夫认爲是她的心理原因,于是经朋友介绍找到了我。她的家里很富有,家産排名在日本可以进前十,其丈夫由一个小职员突然晋升到了今天的职位也是她在背后操作的。她叫本田久美子,1965年出生在东京,父母发迹于二战之后,有一个个性很独立的妹妹,膝下有一个儿子。这就是我掌握的资料。 我推开了们,一阵香风吹过,我看见了坐在躺椅上的她,在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她穿着一身丝制睡衣,没有穿鞋,我看见地上铺着高级地毯,但是却找不到拖鞋,一时我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她似乎看明白了,微微一笑,“医生,穿着鞋就可以。” “谢谢,太太。” “叫我美子就可以了。” 其实我也没有想拖鞋,本人是汗脚,我走到她的躺椅旁边,她吩咐仆人拿过了一张椅子,我坐了下来。 “医生看起来很年轻啊,这麽年轻就这麽出名了。” “哪里,美子小姐见笑了。” 她对于我称呼她爲小姐显得十分满意:“医生,我最近爲什麽总是看见幻觉呢?我想我先生也同你讲过我情况了。” “是的,所以我今天来探访。请问你丈夫经常在家吗?” “不,他总是很忙的。经常留我一人在家。” “你们多长时间做爱一次?” “一个星期,有时候是十天。” “我可以在您的房间里看看吗?” “请便。” 我在她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走到他们的床前,我翻开了被子,然后又掀起床垫。我发现了我想找的东西了,于是我拿出电话,打给了枝子,然后吩咐她怎麽怎麽做。 “美子小姐,你丈夫最近有什麽不对劲吗?”我问。 “没有什麽啊。哦!他最近对我好亲切,还主动要和我做爱,可是平常都是我主动的。” “哦?那他有没有带什麽奇怪的东西呢?” “他经常看一本书,好像是用中文写的,我看不明白也就没有问。” “你认爲自己有病吗?或者爲什麽不是你找我而是你丈夫找我?” “我其实一直都很健康,我有按时去医院体检,但是最近不太舒服,于是就同我丈说了情况,他就想到要请心硪缴N蚁胍残砦艺娴挠胁×税伞!? 我又走到了躺椅的前面,坐了下来,“我基本上明白你的病了,按照简单的道理来说,你的病可能是更年期的迟来引起,再加上平时的工作,以及性生活的不和谐等原因,导致你的精神有点紊乱,不过……” “不过什麽?”她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我没有回答而是站了起来,走到了她的面前。 “医生,你要做什麽呢?”她笑着望着我。 “当然是这个了。”我拉开了拉链,掏出我已经勃起的阴茎,她的手立刻摸上我的阴茎,另一支手开始玩弄我的睾丸。 “吸我的鸡巴。”我说完,她的嘴唇早已经含住我的整个阴茎,热热的唾液包围了我的龟头,她一边玩弄我的睾丸,一边开始用力的吮吸我的龟头,日本女人果然够贱。她的口交技术一般,牙齿几次刮到了我的茎身, “不要用牙,用舌头和嘴唇。” 她听到后立刻用嘴唇包住牙齿,然后舌头配合着吮吸我的阴茎,她“咕”的一声咽下了包围我阴茎的唾液, 我躺在她的躺椅上面,她的头趴在我的两腿之间上下用力的套弄着,大屁股左右摇摆着,我按住她的屁股,掀开她的睡衣,粗暴的撕开她的内裤,一股特有的气味直扑孔。我张开嘴,咬住她的小阴蒂,同时左手用力的扯她厚实的阴唇,整个阴部被我扯的变了型。我的舌头灵活的钻进她的阴道而且不断的刮动她的阴道壁。 “啊 ̄ ̄ ̄啊 ̄ ̄ ̄ ̄ ̄医生 ̄ ̄ ̄ ̄ ̄医生 ̄ ̄ ̄ ̄ ̄”她疯狂的喊着:“哦 ̄ ̄ ̄ ̄哦 ̄ ̄ ̄ ̄不要停 ̄ ̄ ̄ ̄ ̄” 她的阴道里已经滥了,我拿过她的内裤在阴道口附近擦了一下,然后舌头又伸了进去。我的右手从她分开的双腿之间伸过覆盖上她垂着的乳房,她的睡衣很是碍事,我用力的扯下她的睡衣,丰满的乳房暴露出来,我肆意的捏着她的乳头,她的舌头用力的舔着我的龟头,好像要钻进去一样,使劲的抵着我的尿眼。 她松开嘴唇,然后转过身来,压在我的身上,“医生,这是你治疗的方法吗?”她发骚一样的问我。 “当然是了。” 我的手摸着她的屁股,她主动送上了嘴唇,舌头灵活的钻进了我的嘴里,用力的搅动着,口水都流到了我的脖子上了。她坐了起来,一支手分开阴道口,另一支手牵引我的阴茎,慢慢的对准她阴道,然后她用力的一坐,我的龟头立刻冲进了她的子宫,她双手按住自己的乳房,用里的上下套弄我的阴茎。 “啊 ̄ ̄ ̄医生 ̄ ̄ ̄ ̄医生 ̄ ̄ ̄ ̄ ̄快 ̄ ̄ ̄ ̄ ̄”我的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面,她的阴道很是宽松,我的阴茎的感觉若有若无的,她的子宫口到是很窄,因爲我的龟头几乎是被硬挤进去的,阴道的热度刚刚好,她套弄的速度越发的快速,叫的声音也变大了,她猛的晃着头,头发四散开来,真看不出这就是高贵的阔太太,简直是荡妇啊。 “我 ̄ ̄ ̄ ̄我 ̄ ̄ ̄要泄了。”她趴在我的耳边说,她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胸,我的舌头开始挑逗她的乳头,这一挑逗,她的乳头立刻立了起来,同时乳晕的顔色变的很深,乳头旁边起了好多小小的疙瘩,身体也开始抖动,阴道口用力的夹着我的阴茎根,子宫剧烈收缩紧紧的夹着我的龟头,我放肆的抽动了几十下后,一股热热的液体包围了我的阴茎,我也射出了精液在她的子宫里。 她趴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趴在我的身上,没有了动作,我的阴茎仍在她的阴道内,我慢慢的拉出的时候,一滩液体流了出来。我又把阴茎塞进了她的嘴里,她有气无力的舔着。“啊 ̄ ̄医生,它们来了。”她眼睛里露出了惊慌的神色,望着窗户的方向,“我的幻觉又出现了,医生,帮我。” 我往窗口望了一下,什麽都没有啊,难道我的法力不足?我从躺椅上走了下来,她已经蜷缩在躺椅上,浑身发抖。我从我的急救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打开盒子,拿出两片柳树叶子,我用叶子在我的眼睛上擦了几下,然后定神看去。果然,在窗户附近有五个人在走动,他们好像没有看见我们一样,在那里有说有笑。 当我是透明的啊,我从盒子里拿出了一道符,贴在美子的身上,她立刻平静了下来,“不要在这里胡来,快给我现出原形,不然我让你永不超生。”我对那无个幻影大喊一声。他们没有反应,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金,木,水,火,土。五行克五鬼!急急如律令!电!”五道电光落在那五人身上。 “啊 ̄ ̄ ̄ ̄ ̄ ̄不要,我们没有做坏事情,我们也是被人操纵,身不由己啊!!!饶命!!”那五人其中的一人说道。 “这样的话,你们就听我的。我不收你们。”我拿出了五个纸人,“附在纸人上,我可以保证你们不在被召唤。”它们五人立刻化爲一阵烟雾附在纸人上,我拿出一个草人,然后走到了床前,掀开被子和垫子,下面是几个按逍形恢冒?放的纸人,上面有红色的血迹,然后我把附有五鬼的纸人替代它们。 那五个带有血迹的纸人立刻燃烧起来,我把草人放在五个纸人中间,“五鬼,按刚才五行方位上草人。”一股烟雾立刻包围了草人。 “医生,这是怎麽回事?”美子走到我的身前问。 “这个草人拿好,等一下害你的人就会出现。” “害我的人?我不是心理问题?” “不是。” 我们刚说完,门被踢开了,一个男人气愤的走了进来,“等你很久了,本田五郎先生。” “你怎麽知道是我。” “我在你床下发现了按照五行方位摆放的纸人,你妻子的五行我很清楚,所以那个就是你的,你使用的是道家的召唤,只可惜你的法力不够,不然我不会轻易处理的。你也就不用亲自来看是怎麽回事了。” “哈哈!!!我请你来,本来只是想做个样子,没有想到,我……” “你 ̄ ̄你 ̄ ̄爲什麽害我?”美子问。 “爲什麽?我只是看不过去你的霸道以及独断专行,你口口声声爱我,但是却将我身边的女人全都暗中杀掉。连我的姐姐,也不放过。”他说到这里眼泪流了出来。 “你说什麽?我哪有?”美子疑惑的说,“你爲什麽说是我?” “怎麽不是你,我姐姐家里的家庭摄像早就记录下来了。还不是你。” 我感觉有点奇怪,美子的样子不像说谎,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枝子,“医生,我们的人在彩子家里找到了你说的东西。” “知道了。麻烦了。” “你们不用吵了,我知道是怎麽回事情了。你们跟我来。”说完我走出了房间,带他们到了一户人家。 “这是彩子的家啊。”美子惊叹的说。 “不错,一切都会揭晓。”说完,我推门就进,在客厅里,我们看见了一个桌子,上面放着祭祀用的东西,还有几个纸人,在地上躺着一个女人,正是彩子。 “怎麽回事?”美子问“我调查了你过去一段时间记录,你曾经派彩子去过中国去进行投资调查,她本来是独立生活的,但是因爲你的丈夫也要同去,我想她肯定在暗恋你丈夫,所以她才同意你,在中国这段时间他们发生了你不想发生的事情。彩子对你本来就没有什麽好感,因爲你继承了家産,于是她就对你的丈夫施展了道术,你的丈夫由于对她很是喜欢,也甘心情愿的要除掉你,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鬼来做,但是由于他们的法术只是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所以还不能杀人,只能吓一吓你。” “但是他姐姐的事情是怎麽回事?”美子问。 “我想,根本就没有那回事情,那只是彩子对你丈夫施的催眠术,使他确信自己的姐姐被杀。” 本田走到彩子旁边,扶起了她,由于法术被破,反而使自己受伤,美子现在已经是昏迷,在本田的摇晃下,她醒了过来。 “你个支那人,是你破坏我们,我要你付出代curren;。”本田狠狠的说,彩子慢慢的起身,从桌子下拿出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 “姐姐,这间屋子已经安装了炸弹,我们一起见爸爸妈妈去吧。”说完她靠近本田,他们拥在一起。 “想死,没那麽容易,我要让你爲支那两个字后悔。”我拿出那草人,用力的一按,彩子同本田两人立刻动弹不得。我走到他们前面,“你们忘记了吗?在美子的床下,有本田的五行,上面是你的血,我就知道这是两个人施的法术。我已经把你们的五行同五鬼一起封住。”我对准本田的脸打了一个耳光,“我是中国人。他妈的,你日本人了不起吗?再叫我支那人,我就阉了你。” 我走到美子的前面,“现在这两个人交给你了,他们现在动不了了,随你处置。我的工作完了,记得将钱汇进我在瑞士怠行的户头,要美元。” “哦 ̄ ̄”美子有点惊奇的看着我 “现在播送临时新闻,着名的本田财团董事本田五郎同其妻妹因爲通奸一事暴露而精神崩溃,现已送医院就治,本田集团董事长本田久美子宣布重组计划。” 我关掉电视,打开了电脑,我的户头上多了300万美元,我满意的关上电脑,“医生,这次大有收获吧。”枝子松开含着我阴茎的嘴唇问。 “当然了,要多谢我的鬼朋友们啊。”枝子的嘴唇又含住我的阴茎上下的套弄着,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思惠,用舌头,不要用牙齿了,我告诉你多少次了,还有等下离开枝子身体时候,不要弄伤她的身体。” “知道了,医生。”说完,她的舌头开始舔我的龟头。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