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侠戏春风-(3)
淫侠戏春风-(3 )? ?? ?? ?? ?? ?? ? 作者 元阳九凤 美少女曹敏琍 雪峰山下有一土豪麦进龙,仗着{雪山派}的[雪峰暴酒鬼]曹刮恶势力,把雪峰山周围村庄弄得天怒人怨,更因强抢村女而打死了几个村民,刚巧[淫侠]殷俊雄经过,便顺道为民除害,将土豪麦进龙打得手脚残废,然後把他强抢回来的家财尽散给周围村庄的穷人。 [淫侠]殷俊雄刚要离开,岂知行到大门时,却撞着来访的[雪峰暴酒鬼]曹刮,他带着孙女曹敏琍一同前来拜访老友麦进龙;进门时,他见到没人相迎,又遇上这个古怪之人,踏进门内,见到麦进龙倒在地上,立即惊觉不对,正要暗算[淫侠]殷俊雄,但他抢先发招,已一拳向曹刮打来。 [雪峰暴酒鬼]曹刮年纪虽高,武功却没搁下,架开了[淫侠]殷俊雄这一拳,一把扯住他甩向一边墙壁,殷俊雄背上一痛,重重撞上了墙壁,曹刮冲上前去,一手锁定殷俊雄的身体,一记[直击黄山]就重重招呼在了殷俊雄胸前。 这一记大直击,直打得[淫侠]殷俊雄口喷鲜血,[雪峰暴酒鬼]曹刮得理不让人,再赏了他一记重重的劈击,打得殷俊雄晕头转向、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子。 幸好[淫侠]殷俊雄身练[钢甲金身]奇功,身受连番重击都只痛不伤,他心知道厉害,闪身躲开曹刮再来的数招铁拳、再滚起身来,突然跳高按住了曹刮的光头,直接一记[怒龙翻江]将他摔倒在地;[雪峰暴酒鬼]曹刮虽然受伤,仍想奋勇跃起,却被殷俊雄另一招[龙缠蛟扭]重重摔倒在地,跟着托起他架在胯下,双拳补上了一记[双龙争珠],将曹刮轰得失去意识。 曹敏琍刚刚看着爷爷英武神勇,打得怪人吃紧连连,於是到一旁安心照料手脚残废的麦进龙,哪知转眼…战情逆转!爷爷就给打趴在地,曹敏琍当机立断,夺门欲逃出往{雪山派}找人帮手,哪知[淫侠]殷俊雄已拦到身前。 美少女有一份小家璧玉的气质,[淫侠]殷俊雄细看曹敏琍容貌,比周雯淇纯朴可人、比周励淇亮丽清爽,胸前的超级豪乳亦比[雪蝶]薛凯琪更惊人,加上她是[雪峰暴酒鬼]曹刮的孙女,自然更加引起[淫侠]殷俊雄奸淫欲念。 [淫侠]殷俊雄迳自把衣裤除去,把那狰狞而坚硬的粗黑大鸡巴再现人前,虽说曹敏琍生长於黑道世家中,毕竟年纪尚小,对於男女之事尚未知晓,更遑论看过男性狰狞的坚挺阴茎,这时她看到[淫侠]殷俊雄把那九寸多长的凶猛的巨龙展现出来,还一面步近、一面用手上下捋动肿胀坚挺的巨根,曹敏琍直吓得惊叫起来,双手掩眼更不敢张目细看。 看到曹敏琍这般惶恐,[淫侠]殷俊雄更增虐待的快感,左手扯起她的头发,右手强行拨开曹敏琍掩眼的双手道︰「小淫妇张开你的眼睛,看看老子这个宝贝,要不然!哼…本大侠就把你的衣服撕烂。」 曹敏琍一听大惊,忙不叠张目细看,只见眼前出现一根狰狞而坚挺的肿胀巨棒,棒顶是大得恐怖的狰狞龟头,一道细缝从中裂开,细看之下,才发现这巨棒正是[淫侠]殷俊雄胯间那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心中惊惶之下忍不住大叫一声,又把美眼紧紧闭上。 [淫侠]殷俊雄看到曹敏琍惊怕美态,心中快感越是满足,淫笑道︰「臭丫头,本大侠不是说要张开眼看吗?哼!既然你不听话…不要怪本大侠了。」说罢,便一手往曹敏琍身上衣裳扯去,她右襟至下腹的衣裳立被扯下一大片,雪白香肩露了出来,[淫侠]殷俊雄看见曹敏琍这般白晢软滑的肌肤,霎时像发起狂来,魔手不断撕裂她身上的衣服。 感到[淫侠]殷俊雄真的把自己衣裳扯掉,曹敏琍即时张开双目,双手极力掩在胸前,而且开口求饶,可是殷俊雄撕得兴起,哪会听从曹敏琍求饶?直把她上衣尽数扯掉,完全露出玲珑浮凸的娇躯,[淫侠]殷俊雄又强灌一股{淫妖浪劲}进曹敏琍的丹田之後、才稍作停手。 这时,曹敏琍全身已毫无衣物掩盖,只靠双手遮蔽肉腴丰软的大奶子,当然是遮掩不了那双肥美肉腴的超级巨乳!令一双涨凸的乳头不时在她掌缝间掩映出来,只见那脂玉般雪白的大乳房上,有一圈淡淡的乳晕,在那粉肉乳晕正中,一点粉红乳头在风中抖动着,看到这般撩人情态,[淫侠]殷俊雄胯下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更是暴跳如雷,不用双手拨动,也在曹敏琍面前上下跳动。 经过{淫妖浪劲}一轮的运转,在气机相引之下,曹敏琍再也没有闭上眼睛,只是注视着眼前这条粗糙而坚硬的凶猛粗黑巨蟒,奇怪大肉棒上怎会有这般涨凸的粗筋,暴起的青筋黏凸在他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上,曹敏琍仔细观看,甚至心里渐渐产生一丝亲近感觉。 「丫头,刚才你这不是犯贱吗?嘿!…是不是听从我的吩咐?…啧…啧…啧…」[淫侠]殷俊雄妖异的声音傅过来,迷迷糊糊的曹敏琍不知怎麽,竟与他缠吻起来;殷俊雄的淫糜魔手便趁机搓、揉她肉腴丰软的巨乳,那粉红乳头亦被殷俊雄捏揸得涨凸起来。 曹敏琍本是万分不愿,但被[淫侠]殷俊雄的淫秽不堪挑情手法一会,抚弄得慾火狂燃,樱桃小嘴中不自主说道︰「噢…噢…噢…好痒啊!…大…侠…我知错啦!…放过…我吧!…」 [淫侠]殷俊雄亵玩够了,拉着曹敏琍的玉手说道︰「淫丫头…哈…哈…哈…看不看见本大侠的宝贝呀?…嘻…嘻…现在张开你的小嘴,用你的舌头替本大侠弄净它吧!」 刚才[淫侠]殷俊雄早已把她体内的{淫妖浪劲}撩拨得慾念如焚,曹敏琍在慾淫刺激之下,只有张开小嘴往殷俊雄胯间肿胀坚挺的巨根吸啜,彷佛若不服从他的命令,只会惹来更污秽不堪的折磨。 曹敏琍一口把大得恐怖的龟头含在小嘴中、自动吮吸起来!感到有一阵极奇异的腥怪味从[淫侠]殷俊雄的粗糙大肉棒上传来,本应该是中人欲呕的,却让她越吮越心酥,自己的紧凑小穴越吮越泻着蜜液,最後曹敏琍竟完全吞下殷俊雄整个狰狞的大龟头。 「不错…不错!…嘻…嘻…张大点…小嘴,把大鸡巴含在嘴?…好…好…好…过瘾啊!再…伸出舌头…舔净上面的污迹嘛!…雪…雪…对了!…」 [淫侠]殷俊雄用左手轻按住曹敏琍的螓首,雄腰前前後後移动,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在她朱唇中进进出出,有几次还狠下力道,钢硬的大龟头直插得撞入喉头深处,弄得曹敏琍气也喘不过来,却又不想把火灼的大龟头吐出,只希望能强忍下去,继续感受那淫糜的快感。 曹敏琍吮了一阵、勉力伸出丁香小舌往[淫侠]殷俊雄的粗糙阴茎四周舔舐,舌头舔着火棒上那些污迹,更毫不犹豫地舔舐他胯下淫糜的肉囊,那一种血腥、浓浊的感觉黏贴着她的口腔,连张口呼吸也感困难;[淫侠]殷俊雄魔手也不闲着,趁着曹敏琍忘情舐吮,便往她露出的白晢软滑豪乳抓捏,殷俊雄在曹敏琍硬如石子的乳头上不停搓弄,本已微挺的嫩肉乳头尖端充血、红润起来,这时更是坚挺傲立。 [淫侠]殷俊雄魔手一面享受肉腴的触感,胯间凶猛的巨龙一面在曹敏琍樱桃小嘴进出,硬如铁棍的阴茎与腴嫩的舌头、樱唇、喉头的接触,淫慾早已暴涨难耐,为免过度浪费精力,殷俊雄把灼烫的阴茎拔出,一手推倒曹敏琍赤裸裸的娇躯,准备向她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进攻。 曹敏琍看见[淫侠]殷俊雄的凶悍大鸡巴,较被吮吸前更粗、更大及狰狞,虽然情慾在{淫妖浪劲}的刺激下心酥意慾,嫩滑的小淫肉窟内已充满了淫慾的蜜液、微微张开,仍有点害怕而缩作一团;曹敏琍擡起头来,接触到淫僧充满淫慾的邪目,春心更觉一阵乱晃,即时呻吟道︰「大…侠,我…已…听你的…话…含吮乾净…你的大鸡巴了,你放过…我吧!」 [淫侠]殷俊雄却笑道︰「傻丫头!…嘻…嘻…若真的听话,便张开双腿,待本大侠好好指导你人生真谛吧!…嘿…嘿!…享受…第一次欲仙欲死的高潮嘛!…」说完,便伸手去掰开曹敏琍两条修长的玉腿了,她那神圣的处女禁地就在殷俊雄眼前裸露无遗。 「不…不要…不要呀!大…大侠…放过我吧!…人家…还是处女啊!…噢…」曹敏琍毫无遮掩地展示出自己丰茂耻毛的紧窄小浪穴,眼光却是充满盼望殷俊雄的凶悍大鸡巴早点肏进来! 曹敏琍的毛发较一般女孩浓密,一大撮黑压压的阴毛覆盖整个阴户,每根阴毛细嫩鬈曲,互相缠绕,形成一幅护墙镇守处女圣地。 [淫侠]殷俊雄一手按在曹敏琍阴阜上,浓密鬈曲的阴毛充满柔滑弹性,他温柔地婆娑着掌心,感受到刺激指尖每一条神经,殷俊雄伸出两指,试图分开阴毛,窥探紧窄阴腔内?的羊肠小径,但曹敏琍的阴毛过分浓密,一时纠缠不休,魔指反弄得她麻痒难当,扭动腰肢像是躲避。 [淫侠]殷俊雄狂嗅曹敏琍胯间的酥穴,突然伸出粗舌舔舐她的阴毛,只是十多下舔舐,便她小酥穴弄得一片湿淋淋的,殷俊雄才转向曹敏琍俏脸上说︰「哈…哈…哈…看见…自己湿淋淋的阴毛吗?果然有阵少女幽香。嗯…玉腿张大些!别叫本大侠再花精神来为你破处开苞。」 {淫妖浪劲}的刺激下、曹敏琍激动得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但又恐殷俊雄不来肏操自己,那淫火更是烧得不得了,只得听从他吩咐,尽力分开自己双腿,曹敏琍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再无保留尽现他眼前,只见两片粉红阴唇紧紧交合,中间那丝微细隙缝,引得[淫侠]殷俊雄伸出食指往内探去。 「呀…噢…好…好痒呀!…大侠…不要…拔…出来…嘛!…」曹敏琍竟淫叫起来,[淫侠]殷俊雄更觉兴奋说︰「哈…哈…哈…小穴紧逼得…我手指也难插进去,丫头果然尚是处子!」淫糜的手指不停向内钻入,还不时撩挖曹敏琍的小阴蒂,刺激得她酥痒死去活来,阴液如泉涌出,沾得殷俊雄手指全是她粘稠的淫水。 「啊…兴奋了!…过瘾吧!想不到你这丫头这般淫荡,摸了几下…淫水流过不停啦!…嘻…嘻…」殷俊雄魔指上的淫水往曹敏琍的樱唇上抹去,不想到她自动吮吸住了殷俊雄的魔指。 曹敏琍含含糊糊的呻吟道︰「唔…不要…说嘛!…人家…不…是…淫荡呀!…唔…唔…唔…唔」 「嘿!…既然你这麽需要,就让我大发慈悲,满足你吧!」[淫侠]殷俊雄说完用力掰开了曹敏琍双脚,双手紧捉着她的腰肢,九寸多长的凶猛巨蟒在颤动的阴户前撩动不定,巨大火灼的圆鼓大龟头顶着阴唇前的裂缝蹭动,更刺激曹敏琍淫秽的慾焰。 骚痒的快感令曹敏琍急叫︰「不…要…不要呀!大侠…求…你放过我吧!…人家痕死啦!…快来…肏…我吧!」但[淫侠]殷俊雄哪会放过曹敏琍,见她如此淫荡便索性一鼓作气,九寸多长的粗糙巨棒、由阴唇外一次整根插入曹敏琍的紧凑小穴中,幸好她早已有大量淫水润滑,虽然殷俊雄的狰狞大鸡巴坚硬如铁,亦能势如破竹、轻易逼开紧窄小浪穴的两旁阴壁,一下就狠狠戳破处女膜,钢硬的大龟头直撞向阴道深处子宫花心内,处女血和口水同时在曹敏琍的樱唇、及阴唇外流下。 [淫侠]殷俊雄肿胀坚挺的巨根肏操曹敏琍发出的响起来︰「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啊…噢…噢…噢…噗滋!噗…」 虽然曹敏琍刚被开破处开苞,但体内{淫妖浪劲}却令她不感觉痛楚,反因紧窄小浪穴极度酥痕,需要[淫侠]殷俊雄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上那涨凸的粗筋磨擦自己阴肉壁,才能止痒解痕! 「噢…啊!…噢…好舒服呀!…哈…哈…哈…处女的阴壁夹得本大侠好爽呀!…唏…插死你!…唏…唏…唏…好过瘾啊!…」[淫侠]殷俊雄为了追求性慾快感,毫不放松地挺动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前後钻插,而曹敏琍体内{淫妖浪劲}的刺激下,殷俊雄每次插入、大得恐怖的龟头撞向她花心时,也曹敏琍亦把腰肢扭动一下,让大龟头的硬沟旋转钻向自己阴肉壁及子宫花心,大大增加两人的快感。 如此淫秽不堪的抽插百来下後,[淫侠]殷俊雄不满只是直板板躺在地上奸淫这玲珑浮凸的美少女,便用粗筋涨凸的大肉棒顶住曹敏琍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才把她整个白晢软滑的娇躯抱起,侧放在大厅的八仙桌上;殷俊雄让曹敏琍右脚玉腿垂在桌旁,自己站在桌前她胯间,右手提起曹敏琍另一根玉腿,这样一来她胯间阴户分得更大,殷俊雄的淫糜活塞动作更顺畅了。 又急劲地抽插百来下之後,[淫侠]殷俊雄双手伸在曹敏琍结实而充满弹性的奶子上用力捏搓,毫不客气地揉揸她肉腴丰软的豪乳;更不时俯首张开大嘴,用牙齿狠狠咬住曹敏琍涨凸的乳头啮磨,在她白晢软滑的豪乳上咬下一个个瘀黑齿印来。 接下来,[淫侠]殷俊雄由长程抽插钻探,变成短途密集撞击,钢硬的大龟头不断快速顶撞曹敏琍子宫花心,如鼓槌般猛烈击打、步步进逼,令她享受到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 曹敏琍四股像八爪鱼缠住[淫侠]殷俊雄,任由他尽情肏奸自己,再多插三百多下後,殷俊雄知道到了射精的时候,粗壮而坚硬的大鸡巴完全挤进曹敏琍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双手紧捉曹敏琍结实而充满弹性的美臀,淫笑道︰「想不到小淫妇的浪穴这样好肏,好!本大侠无分彼此,绝不偏私,待会把小淫妇的子宫射过满着…哈…哈…哈…哈…再收进「万仁山庄」吧!」, 曹敏琍已变成淫慾不足了,大急道︰「大侠…不…不要嘛!…千万…不要射在?面,人家要…求求你大侠天天肏一遍啊!…我不要怀孕啊…噢…又高潮了…噢…噢…噢…」 可是[淫侠]殷俊雄哪会听从她的哀求,把曹敏琍整个光溜溜的娇躯紧扣身前,粗筋涨凸的大肉棒用力往她花心子宫顶去,夹杂一阵奇异跳动,火灼大龟头的马眼射出大量白浊的浓密淫精。 [淫侠]殷俊雄几个月内是第一次泄精,射完精後仍是神完气足,灼热精液像泉水般射之不竭,源源不绝从龟头的马眼射往曹敏琍子宫最深处,迅速注满她整个淫洞,溢满多至沿着颤动的大阴唇流了出来,流得曹敏琍整个下体全是阳精。 曹敏琍迷痴地叫着︰「不…不…不要停嘛!…噢…」但阴道的肉壁不停向内挤压,把[淫侠]殷俊雄大量白浊粘稠的精液紧紧锁在子宫内,直至他凶残的大鸡巴变软退出湿淋淋的阴腔,阴壁的蠕动才停了下来。 [淫侠]殷俊雄挺着沾满处女血与白浊精液的大肉棒,再看着曹敏琍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後,淫秽不堪的痴迷喃叫,满足得仰天大笑。 [淫侠]殷俊雄走上前来,提着曹敏琍一对肉腴丰软的超级巨乳,像包肉肠包子般把巨大的阴茎夹着、上下抹拭,把粗糙的大肉棒上的秽物抹去,大笑中殷俊雄抛出一块玉牌和「万仁山庄」地图後,才施施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