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侠戏春风-(5)
淫侠戏春风??-(5)? ?? ?? ?? ?? ?作者 元阳九凤 [雪魄冰姝]何傲仪 [淫侠]殷俊雄拭净胯下的凶残大鸡巴,转向一旁美艳的[雪魄冰姝]何傲仪,她看过师父淫秽不堪的肏交,只能勉强起身,身上绸衣沾湿汗水後紧贴全身,玲珑浮凸的身材表露无遗,丝绸之下,竟似没加肚兜、胸布,全身肌肤隔着薄薄丝绸隐透出来,特别乳头受刺激发硬,在胸前若隐若现地隆起两粒小葡萄,长长秀发披散淩乱,更看得[淫侠]殷俊雄慾念高涨、双目圆睁、血丝满布,胯下凶猛的巨龙更较先前暴涨,青筋突现、像要绽破皮肤似的,他脑海中只有一字:「奸!…奸…奸!…」 [雪魄冰姝]何傲仪看到殷俊雄刚肏昏了师父[雪山艳尼]杨彩妮,又猥琐地嗅啜她胸脯两颗肥美肉腴的大奶子,那毫无怜惜的淫贱模样,心中惊徨万分,被封的穴道竟突然畅通,何傲仪毫不犹豫地掉过头来反方向逃去。 [淫侠]殷俊雄即时飞步追上,两人就在山庄後的小溪边竞走起来,「嚓!…」一声,[雪魄冰姝]何傲仪被扯破衣衫,薄薄绸衣被撕下一大幅,露出她胜雪的肌肤,殷俊雄魔爪再出,又再撕去何傲仪左腰一片横幅,纤细蛮腰没有衣服阻隔,更见阿娜多姿。 [淫侠]殷俊雄拿着手中衣絮凑近鼻子笑道:「嘿!…小美人…让我们来个戏水鸳鸯吧!嘻…嘻…」一嗅之下,一股芬芳柔美气息扑鼻,殷俊雄胯间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又高高翘起,蓄势待发再来一次破处开苞! [雪魄冰姝]何傲仪多次左冲右突,总被[淫侠]殷俊雄抢在先头阻挡,反而身上衣服被他奇幻魔爪撕得破碎不堪,胸前两幅衣服亦被淫僧撕去一片,白晢软滑的酥胸半露,竟比[雪山艳尼]杨彩妮的肉腴丰软巨乳不遑多让;[雪魄冰姝]何傲仪异常狼狈,最终无计可施下,唯有窜身跃入小溪中,希望藉流水逃遁。 但[淫侠]殷俊雄看到[雪魄冰姝]何傲仪潜入水中,也不着急,因为他暗中已在何傲仪身体内灌注入一股{淫妖浪劲},气机相引之下、她永不能逃离自己的魔掌,而且[雪魄冰姝]何傲仪玲珑浮凸的白晢娇躯在水中甚为耀目,即使顺流而下,他亦能远远看见,所以待美少女窜出十尺外,才追赶、抢上游处,将[雪魄冰姝]何傲仪拦在身前。 [淫侠]殷俊雄笑道:「小美人,慨然这麽喜欢潜水,我俩便下去潜个够吧!」他沈身入水、扭腰缠住[雪魄冰姝]何傲仪软绵绵的娇躯,一手扯着美少女的头发,巨嘴封着她的樱桃小嘴,将何傲仪压下小溪中。 之前,[雪魄冰姝]何傲仪在小溪中闭气潜泳逃逸,早已憋不过气来,希望能升上水面换一口真气,现在给[淫侠]殷俊雄强行压入水中,内息开始不顺,只得极力挣扎,无奈手脚舞动都没法脱身,弄得水花四溅。 [雪魄冰姝]何傲仪胡乱摆动手脚,湿水後破碎绸衣更为容易撕去,[淫侠]殷俊雄三两下手法她的娇躯已经光溜溜,两边肥美肉腴的大奶子整个露出,被他两手毫不客气地抓住亵玩,[淫侠]殷俊雄也不欲何傲仪真的晕死过去,巨嘴向她小嘴再加灌入多一股{淫妖浪劲},把美少女精神提昇起来。 寒凉溪水中[雪魄冰姝]何傲仪异常难受,突如其来感到一股温煦暖流运走全身,令她如脱离水中,便如获新生般大口、大口吸着巨嘴吐哺的暖气,故忘记推开胸前抓着自己的魔掌,反而紧紧的缠抱着[淫侠]殷俊雄的雄躯,如痴如醉吮吻着对方。 [淫侠]殷俊雄见[雪魄冰姝]何傲仪如此反应,也不急於用强破处开苞,看见美少女没有强推开自己,反而把手缩回,水中搂着何傲仪的螓首,再次吐哺多点{淫妖浪劲}进入她体内,不过她四肢缠抱得更剧,情况较先前更为狼狈,待得何傲仪几乎窒息,[淫侠]殷俊雄再次扯起她白晢软滑的娇躯,轻轻放在溪边草地,然後又再压下、魔手用尽妖浪手法搓、揉那双肉腴丰软的豪乳,惊觉肥乳一手亦不能掌握,不禁大喜过望,更为用力捏握,毫不客气地满足手足之慾,不用多久,美少女被他的淫劲弄得娇喘连连。 哪料[雪魄冰姝]何傲仪正想吐出嘴里灵舌,耳中却响起[淫侠]殷俊雄声音:「好好服侍我的宝贝,不然,又再压你入水了。」 这次[淫侠]殷俊雄却没再压住[雪魄冰姝]何傲仪,反把奇腥的肉巨棒塞入她口中,何傲仪张目一看,原来那肉巨棒竟是他的阴茎,那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又黑又丑、又腥又粗,刚刚更是在何傲仪的面前,毫无遮掩地肏插自己师父幼嫩淫肉窟窿,令她一看就感到非常惊惶,现在灼烫而粗糙的巨棒塞在口中,撞得喉头有点疼痛,可是体内的{淫妖浪劲}操控之下,从前一定是百般不愿,但现在迷迷糊糊的张开嘴巴,把[淫侠]殷俊雄大得恐怖的庞然巨物硬往口中吞去。 [淫侠]殷俊雄见美少女没有吐出自己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心中大乐,尽情地享受着[雪魄冰姝]何傲仪口舌的服务,一双魔手也不闲着,往後伸向她胸前,将肥美肉腴的大奶子握上,毫不放松地搓、揉、捏、揸! 由於[淫侠]殷俊雄硬如铁棍的阴茎实在太大,[雪魄冰姝]何傲仪小嘴极力张大,才勉强容纳整根粗糙而坚硬的阴茎,他毫不怜惜地套动,嘴腔与阴茎摩擦更为剧烈,那感觉,虽没阴腔内那种压迫热烫的温暖,但每次肿胀坚挺的巨根经过何傲仪的舌头,舌苔总把殷俊雄的大龟头摩得阵阵快感,有时舌头甚至弄得翻起包皮,直往内?龟头的硬沟舐动,舐得殷俊雄打了几个冷颤,阳关再也把守不住,火灼的大龟头一阵跳动,就在何傲仪口内狂爆而出,射得美少女满口全是白浊色的精液。 [雪魄冰姝]何傲仪纪尚少,从没男女经验,被[淫侠]殷俊雄大得恐怖的龟头塞进口中,便顺着坚硬的阴茎吸啜,白浊色的精液直往肚内吞去,如此吮吸四、五次,何傲仪早被灌了一肚子粘稠的阳精,亦呛得全身无力。 说也奇怪,[淫侠]殷俊雄刚刚才泄了精,狰狞而粗糙的大鸡巴!却丝毫没有萎缩下去,依旧坚硬如铁、昂首怒突向天致敬,[雪魄冰姝]何傲仪舐吮在钢硬的大龟头上,就如舐着一枝火热铁柱。 待[雪魄冰姝]何傲仪将[淫侠]殷俊雄胯间那凶猛的巨龙舐得乾乾净净,他心中慾火又已控制不住,把美少女拉过一旁,放在溪边一块大石上,大大掰开了何傲仪两条修长的玉腿,就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式舐吻她的小淫肉窟窿。 [淫侠]殷俊雄灵活的魔舌,像识途淫蛇般舐、扫[雪魄冰姝]何傲仪幼嫩的阴户,不单挑撩她颤动的大阴唇和阴蒂,更在紧窄的阴腔内疯狂撩拨,一阵阵酥心的刺激,令何傲仪媚眼如丝的呻吟,殷俊雄亦志不在此,只想极力的折磨这美少女,好满足自己变态的虐待感觉而已,他最淫巧的口技能把三贞九烈的处女的淫心撩起,何况[雪魄冰姝]何傲仪体内的{淫妖浪劲}也不受控制,所以她毫不羞耻地扭转纤腰,让他粗糙的魔舌更狂野地舐、扫自己骚痒的阴肌。 「告诉我,你想要什麽?」[淫侠]殷俊雄站起来问。 「我!…我!…想要主人的大鸡巴!」[雪魄冰姝]何傲仪毫不犹豫地淫喘说:「给我!…主人用大鸡巴狠狠地干我、操我、蹂躏我!像…像肏我师父般肏我…操我!」[雪魄冰姝]何傲仪疯狂的说着淫语,眼神犹如一头饥饿的母狼,她体内的{淫妖浪劲}令她想被操想疯了。 [淫侠]殷俊雄架起[雪魄冰姝]何傲仪的一条美腿,用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轻拍着她渗泻着蜜液的浪穴说:「你想要的!…就是这个吧?」 「啪…啪啪…」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拍打着那白馒头般的小酥穴。 「对…对不起…因为…我的小穴…穴…痒啊!…很痒…噢…噢…超级痒了…欠操…」[雪魄冰姝]何傲仪用了哭腔,才说完这段无耻的淫语。 可是[淫侠]殷俊雄还是不放过她:「嘿!…那意思就是说…我是不忍见你小穴痒痕难当…才用自己的粗糙大鸡巴帮助你!为你止痒的吧?…嘻…嘿…嘿!…所以说…我是在行善了?」 「对…对对…对!…主人是个善人…噢…是大大的善人…啊!…主人…求求你给我止痒吧…啊!噢…噢…」[雪魄冰姝]何傲仪淫贱的哀求还没说完,[淫侠]殷俊雄肿胀坚挺的巨根已一挺而入,三分之二的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已经剌入了她湿漉漉的慾望之门了。 「呀…哎呀!…痛…痛…痛呀!…拔出来…主人…拔出来啊!…」破处的痛楚令[雪魄冰姝]何傲仪脑子突然清醒,刺痛令她本能地大声叫喊,而且疯狂拍打[淫侠]殷俊雄胸膛,用力想把他推开,只是双手无力,除了发出「啪…啪…啪…」的轻响外,完全阻不住殷俊雄毫不留情的攻势。… 鲜血缘[淫侠]殷俊雄硬如铁棍的阴茎渗出,[雪魄冰姝]何傲仪感觉自己的处女膜已被插穿!此时,却因体内的{淫妖浪劲}运转,何傲仪的紧窄阴腔感受到刺痛一下、便不再痛楚,反而有一丝丝酥痒由颤动的酥穴传过来。 「见你盛意拳拳的邀请,我也就当仁不让了…嘿!…{雪山派}的小淫妇果然很淫荡啊!…嘿嘿…嘿!…」[淫侠]殷俊雄大力捉紧美少女那双爆乳,一下一下把她拉近身前,开始毫不客气地抽插着她的浪穴,远远看过去、[雪魄冰姝]何傲仪在推、殷俊雄在拉,还以为两人在玩一种新的交媾花式了。 自从插入[雪魄冰姝]何傲仪的湿淋淋阴腔後,[淫侠]殷俊雄火灼的大龟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迫,若说少女的阴道是天下最柔嫩润滑,那何傲仪的阴户更多了股弹性吸啜,他钢硬大龟头每次插入二分,紧凑阴壁的弹性自卫地把大龟头弹回半分,殷俊雄凶悍的大鸡巴插得越深,反弹的幅度便越大。 以往[淫侠]殷俊雄破处开苞,要将胯间凶猛的巨龙进进出出抽插,享受处女的最柔嫩,哪料今次破处、肿胀坚挺的阳具只需勇往直前! 原来[雪魄冰姝]何傲仪天生异禀、柔嫩阴壁的弹性能自动把入侵的阴茎推回来,这样的肏操、奸淫却另有一番乐趣,直乐得殷俊雄不停把何傲仪肥美肉腴的豪乳捏住、借力再插入。 [雪魄冰姝]何傲仪一直以来守身如玉,从没嚐过男女之欢,哪料第一次破处,却是在这山涧小溪,而且是遭受一个体魄强壮的男子肏操、他更是刚为师父破处开苞狂徒,用这样强风暴雨式的性侵袭。 「咕…啾…唏…噗滋!…噗滋!咕啾…噗滋!…噗滋!…」小溪边的淫糜活塞动作响起淫水声声不断,[淫侠]殷俊雄的钢硬火棒正以高速抽插着[雪魄冰姝]何傲仪的紧凑小穴,他望向两人性器的交接处,只见粗壮而坚硬的大鸡巴尚有三分之一留在渗泻着蜜液的嫩滑小淫肉窟外,[雪魄冰姝]何傲仪带血丝的淫水打湿了殷俊雄黑黑的淫糜肉囊。 「咕啾!咕啾…咕啾……」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淫侠]殷俊雄肏操时淫水声依然不绝,虽然刚刚被破处开苞,但[雪魄冰姝]何傲仪体内的{淫妖浪劲}影响下,潮水般的爱液从她的浪穴抽出,经由胯间肉囊一滴滴地滴在小溪里。 「爽啊!…好…好美啊!噢…噢…小…浪穴…美…死了!…主人…坏了…噢…噢…好…主人…操…爽死…小淫妇了…乖乖…」[雪魄冰姝]何傲仪被操得双目迷离,淫语不断…。 [淫侠]殷俊雄大得恐怖的龟头顶住[雪魄冰姝]何傲仪颤动的子宫问:「嘿…嘿!小浪蹄子!…我操穴的功夫如何?」 「好!…好…极了…主人…顶…顶到…小淫妇的…花心了…噢…噢…噢…好深呀!…噢…主人…插得好深…深啊!…好…过瘾啊!」[淫侠]殷俊雄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让[雪魄冰姝]何傲仪倒抽一口气,前所未有的深入感爽得她肉紧的咬牙切齿,尽显妖淫艳态。 「我还没尽全力、你就舒服得像个发痴了,嘿…如果我用尽全力的话,小淫妇岂是乖乖…不得了?」[淫侠]殷俊雄肿胀坚挺的巨根顶住[雪魄冰姝]何傲仪子宫说。 [雪魄冰姝]何傲仪低头往两人性器的交接处一瞄,看见有如小孩手臂般粗壮的凶猛巨蟒尚有一大段、在阴户外,还没入门作客,不禁惊叹:「好…主人…你的鸡巴…好长啊!哦…怎…麽会…这麽长的…噢…怪不得主人…插得人家小穴都麻了!」 「唔…哎呀!…」只见[雪魄冰姝]何傲仪满脸通红,双目泛白、冒着冷汗,用一种难以接受的神情望着[淫侠]殷俊雄,原来…[淫侠]殷俊雄乘着她回答之际,整根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插尽了。 「哗!…刺穿…人家的…子宫了…噢…噢…噢…感…觉…怪…怪的…哎哟…喔!…别磨…噢…酸…酸死了…」[淫侠]殷俊雄停止了抽插,却改用更逗人性慾的磨功。 [雪魄冰姝]何傲仪却开始扭动娇躯,妄想自己套弄[淫侠]殷俊雄粗筋如钢的大大鸡巴,而殷俊雄却不让她如意,将她另一条白晢的美腿也架起来,限制她的动作,同时加快了火灼大龟头的磨穴频率。 只见[淫侠]殷俊雄两魔手牢牢的抓着[雪魄冰姝]何傲仪的白白股肉,十根手指头用力地把她白晢软滑的屁股都抓红了,何傲仪毫不羞耻地拼命扭动小蛮腰,希望能再享受得到殷俊雄毫不保留的肏奸。 「别…这样嘛!求…求你了…噢…人家小穴…穴好痒呀!…噢…主人…别磨了…快…插我吧!…主人…干我!…操我!…肏死我!…噢…噢…噢…我…什麽…都依你了…好…主人呀!…」[雪魄冰姝]何傲仪越来越淫贱了,她现在就好像一头发情的母狗一样,哀求着站在自己胯间、一个正在淫奸着她的人、毫不留情地使劲强奸她。 「你真是什麽都愿意吗?…嘻!…嘻…」[淫侠]殷俊雄边问、边看着两人性器接合处,那里正磨出大量带鲜血丝的白浊、粘稠阴液。 「嗯啊!…主人…你…好大呀!噢…噢…」[雪魄冰姝]何傲仪淫贱的丑态令[淫侠]殷俊雄理智全失,发红的眼眸盯着从他们交合处渗出来的鲜血,整个人像吃了春药般更加亢奋了,那原本就很壮硕的大肉棒更是再度胀大,几乎将美少女的小肉穴撑裂。 [雪魄冰姝]何傲仪娇柔地喘息着,腿间那朵淫慾媚花被[淫侠]殷俊雄强硬地挤入、抽出,鲜血混着阴液将石面上弄得一片狼藉。 「啊!…噢…噢…噢…噢…啊啊!」[淫侠]殷俊雄不再客气、像野兽般怒吼着,腿间又硬又粗的凶猛的巨龙长驱直入,放肆地蹂躏着[雪魄冰姝]何傲仪娇嫩的阴腔,她不习惯如此粗糙而坚硬的阴茎抽插,可是她哀求的呻吟不仅没有勾起殷俊雄怜香惜玉的情绪,反而刺激得他更加疯狂,仿佛是将他体内长久以来一直蛰伏的兽心唤醒了,此刻的殷俊雄几近疯狂,双手捏住何傲仪肥美肉腴的大奶子,挺抽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尽情地享用她小蜜穴、满足自己的淫慾! 「啊!…主人!…求你…慢…一点嘛!噢…噢…好…好劲啊…啊!」在[雪魄冰姝]何傲仪双腿间不停进出的粗壮大鸡巴好像燃烧起来了,每一次插入!都熨烫得令她酥麻阴腔紧紧收缩,然而[淫侠]殷俊雄的火灼阴茎抽出时、则带着火辣辣的疼痛和快感,教何傲仪不由自主地呻吟出欢愉声。 「啊…噢…啊…好…过瘾啊!主人!…好舒服呀!…噢…噢」慢慢的、[雪魄冰姝]何傲仪先前疼痛的呻吟唤作现在快乐的娇喘,粉嫩的紧凑小穴被[淫侠]殷俊雄的刚猛巨柱毫无阻碍地凿弄,潺潺春液已没有带着血丝的泄出,反而更滋润了殷俊雄那根勇猛的凶残大鸡巴,痉挛的娇小阴唇也开始自然地贪婪地吸吮、生硬的挤压着殷俊雄的怒涨巨龙。 突如其来的反应使[淫侠]殷俊雄粗吼着,突然抱起[雪魄冰姝]何傲仪赤裸裸的娇小娇躯,搂住她纤细得仿佛可以一下折断的小蛮腰,硬如铁棍的大鸡巴开始狠狠地抽插起来! 本来顺着淫荡的本能的[雪魄冰姝]何傲仪大大张开双腿,立即改变紧紧地缠上[淫侠]殷俊雄的雄腰,让他更是顺利地插到自己子宫的粉嫩花心处,殷俊雄狂妄又霸道地钻磨着花蕊,美少女几乎是毫无招架之力地被顶上最激的高潮,颤动的子宫狂泄而出一波又一波粘稠花液,又被粗糙的阴茎抽出至四处飞溅。 「啊…噢…好…好美啊!…噢…噢…主人啊!求你吸嘛!噢…可以咬吮…我!…噢…吸呀!…噢…呀!」[雪魄冰姝]何傲仪捧住自己胸前一对饱胀的白嫩豪乳球,哀求[淫侠]殷俊雄吸吮,以分散子宫花心的刺激快感。 [淫侠]殷俊雄立即低下头,咬住[雪魄冰姝]何傲仪胸脯一枚嫩红的乳莓,双唇疯狂地吸吮!…更用舌尖压榨内里甜蜜得让男人疯狂的乳汁。 「啊…噢…啊…」[雪魄冰姝]何傲仪上下两秘处,被刺激得蜜穴内、乳球里淫汁迸射,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使得她娇躯再度痉挛,感觉被[淫侠]殷俊雄抽插处一片水淋淋的湿濡,那滋味…真是又淫乱又美妙啊! [淫侠]殷俊雄浊重的呼吸喷在[雪魄冰姝]何傲仪敏感的肌肤上,教她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殷俊雄目光嗜血地盯着身下显得无比娇媚的美少女,忍不住粗鲁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何傲仪肥美肉腴的大奶子,用力地捻弄、挤压那颗小小的粉红色蓓蕾,顿时,乳白的香液从粉红的乳尖喷涌而出,[淫侠]殷俊雄更忍不住贪婪地张开嘴去接饮。 美少女白晢软滑的浑圆爆乳在[淫侠]殷俊雄不断拉扯下,出现一丝丝红痕,大奶子亦由最初的浑圆鼓胀,慢慢被他拉长、成了木瓜外形,看到[雪魄冰姝]何傲仪的巨乳变形、拉长,殷俊雄反觉有趣可爱,腰间挺进中、魔手没有停止拉扯她肉腴丰软的巨乳,看看大奶子到底可以拉得多长。 [淫侠]殷俊雄粗吼着,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凶猛巨蟒像野兽般撕咬着身下诱人的小妖精,明明长着少女青涩美丽的脸蛋,玲珑浮凸的娇躯却像蛊惑人心的少妇一般丰满又成熟,娇小敏感的嫩肉窟窿也像少女一样紧致生嫩,但穴肉里那淫荡热情的蠕动和吸吮却堪比最成熟丰韵的性感少妇。 抽插数百下後,[淫侠]殷俊雄感到阳关有些松动,大龟头开始跳动,[雪魄冰姝]何傲仪无力地娇喘着,少女敏感的紧凑阴腔自动地像铁环一般用力缩紧,热情地挤压殷俊雄钢硬大龟头的硬沟,像引诱他释放出白浊色的淫精。 [淫侠]殷俊雄被刺激得立即胯下前挺,快意地昂头粗吼,那忍耐多时的火灼大龟头、前端像火山爆发一般、喷射出炽热无比的粘稠精浆来,滚烫地灌满了[雪魄冰姝]何傲仪被蹂躏得敏感不已的子宫。 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令[雪魄冰姝]何傲仪随之哭叫起来,香汗淋漓的光溜溜娇躯在[淫侠]殷俊雄雄躯的禁锢下一阵阵难耐的扭摆。 看过师父[雪山艳尼]杨彩妮被肏奸後内射![雪魄冰姝]何傲仪即使从没男女经验,亦知道[淫侠]殷俊雄快将发射白浊色的淫精,但她更清楚知道绝不可让他在体内射精,连忙哀求殷俊雄说:「噢…不要…不要射在?面!…主人啊!求你…请你…行…行慈悲,拔…拔出来吧!…噢…射…射在我嘴?嘛!…我替你吃掉…精浆吧!…噢…」 然而,被勾引出兽性的一面的[淫侠]殷俊雄不会这麽容易满足,只见他猛地拔出粗壮而坚硬的大鸡巴!惹得[雪魄冰姝]何傲仪顿时尖叫出声,身子像触电般疯狂地痉挛起来。 紧接着,[雪魄冰姝]何傲仪被撑开大大的小蜜穴里,开始失禁地喷出大量的湿濡来,一阵又一阵,那黄浊的水液混着[淫侠]殷俊雄的白浊色精液四处溅洒,随着美少女俏臀忘情的抖动、喷得石上满都是她淫贱的尿液。 感觉[淫侠]殷俊雄正眼神火热地注视着自己淫贱的失禁情形,[雪魄冰姝]何傲仪更是羞惭得不能自已,想用玉手遮掩住不停喷泻的下体,却被温热的尿液湿了满手,一直到颤动的大阴唇的尿液慢慢停止喷射,何傲仪还沈沦在那惊心动魄的快感中,浑身激颤个不停。 看着这邪魅而淫乱的一幕,[淫侠]殷俊雄兴奋得胯下的狰狞粗龙一阵颤动,他粗鲁地一把抓起[雪魄冰姝]何傲仪,让她像母狗般趴在石上,被魔手勒出诱人形状的白嫩翘臀、更对着他妖媚地颤动,残留的尿液还在慢慢往小溪里渗滴。 [淫侠]殷俊雄粗鲁地扳开[雪魄冰姝]何傲仪那白嫩的臀瓣,重新昂扬勃起的钢硬火棒对准玉臀保护的菊穴,大得恐怖的龟头向着那玫瑰般的入口!粗吼一声,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挤开褐色褶皱的嫩滑菊蕾、狠狠地撞了进去。 「啊…哎唷!…」[雪魄冰姝]何傲仪再度仰头尖叫,粉嫩的菊花缝被瞬间挤开,紧窄的肠腔用力地颤抖,教她控制不住再度高潮了,细嫩的腰肢像水蛇般扭摆个不停。 黏腻的花肠粘在[淫侠]殷俊雄的粗糙巨棒上,随着他缓缓的抽出、扯出粘稠的银丝,[雪魄冰姝]何傲仪褐色褶皱的菊蕾紧紧咬住他大龟头的硬沟,那淫贱的情景诱惑得殷俊雄再度猛力撞击她的翘臀,顿时!…何傲仪的一头黑发开始诱人地摆弄,白晢的粉嫩翘臀收缩出微微的凹痕,菊穴火热地吸吮他粗热的大龟头。 [淫侠]殷俊雄邪魅而疯狂地粗笑起来,用力地拍打着[雪魄冰姝]何傲仪如同少妇般丰润的圆臀,不顾少女羞惭的哭叫和反抗!…[淫侠]殷俊雄开始了新一轮的淫糜的活塞动作,用各种下流的姿势玩弄身下初经人事的稚嫩美少女,尽情在她那令男人销魂的玲珑浮凸娇躯上驰骋,那美妙的滋味,真是前所未有啊!… 将{雪山派}的美女尽数奸淫、破处开苞!…自此[淫侠]殷俊雄明白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什麽雄图霸业?什麽血海深仇?皆是过眼云烟,唯有及时行乐、尽情奸淫,才不负此生;[淫侠]殷俊雄大彻大悟,日後他回到「万仁山庄」隐居,已坐拥无数财宝,只是尽情享受{雪山派}的众女奴白晢软滑的娇躯,令她们尽皆怀孕,大江南北传说{雪山派}已名存实亡,此乃後话,不赘详述…!